JASON DILL
2020.11.04



Photo: Mike Piscitelli
Text: Kohei Onuki

有着独一无二的风格的传说级别滑板手,滑板公司“Fucking Awesome(以下简称FA)”的所有者,Jason Dill。今年他又开展了绘画制作,发挥他无穷尽的创造力。新冠疫情蔓延以来,社会上的种种都逐渐开始混乱的美国,他积极,边缘化的表现以及他的创作之中的思想是怎样的呢?我们对在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蒂亚的Jason Dill进行了视频电话采访。

----因为新冠疫情,最近好像不能从帕萨蒂亚出去了。您那边最近过的怎么样呢?

帕萨蒂亚不像洛杉矶那样,还蛮安静的,自三月以来处于安全考量这里就封锁了。准确的说并不是足不出户,把自己锁在家里,只是不能从帕萨蒂亚出去了。我还挺喜欢散步,读书的,在家里,或者边散步边读书,在后院的椅子上给松鼠喂喂食,看看飞向远方的鸟儿......这半年基本上就是这么过来的。虽说和朋友一起滑滑滑板也蛮有趣的,最近一直没有机会。疫情时期,我也就只和Mike Piscitell(摄影家,写真家。FA的合作伙伴),Atiba Jefferson(滑板摄影师)等等,最多四个人见过面。对了,最近买了台自行车,最近总骑。

----我听说过您喜欢读书。那您平时一般读什么样的书呢?

就在最近刚刚读了丹尼斯·勒翰的《The Given Day》(2008),非常有意思。约翰·史坦贝克和迈尔坎·格拉威尔的作品我也非常喜欢。用想不到的方式把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一些事编织到故事里是我很喜欢的。我高中就离校了,绝不是什么有教养的人,还好幸运的事我受我的兄弟克里斯的影响,,喜欢上了读书和电影。话说回来,我看过日本的警匪片《波奇的告白》,让我印象深刻。我去过日本四十多次,最喜欢的就是去淘儿唱片,看到喜欢的DVD就买下。

----《波奇的告白》确实是一个很有冲击性的作品。话说回来,从2000年代FA创立开始到现在,品牌有着什么样的变化呢?

创办FA以来到明年就20年了。和人生一样,FA也有果许多和一开始时完全想象不到的境地。打个比方,就像一片很短的小故事,却发展成了一个本很厚很厚的物语。FA的开始和现在,商品和客户的反应都大不相同,设计也改变了。服装,平面设计,视频每次都会有不同,想着可以留下更好的作品。服装的话也是总要做到能做到最好的。我们拼搏了这么久,也算看到了回报。

----创造方面也算是十分充实了。

这方面我就比较难搞了。无论做出了什么东西我也大多不满意,偶尔才能达到精致的程度。所以,无论大小,能帮到我的创意团队让我很放心。FA相关的滑板队,创意团队,所有的相关人员都很重要,我非常感谢他们。

----就在前一阵子FA的新展示会公开了。FA的滑板和服装设计都十分具有独创性,您平时是怎么做这些产品的设计的呢?

比如有我自己“脸”的设计的短裤的时候,我会画一画脸部的画,确认脸的大小之后进行一些排版,然后就完成了。创造的point应该就是专注的“看”。然后,制作滑板公司的身份证明--滑板才是最难的。服装,滑板,映像,我在制作它们的时候都极力避免出现和先前相似的东西,我想让我的设计不断进化。

----FA的设计也有很多绘画内容。您是为什么开始绘画的呢?

我个人不喜欢对事物有过多的执念,最近我自己对于服装也有一些往南达科他或者达科他族偏移的现象......。不好意思,跑题了。我感到对事物不会过多偏执的我对绘画这件事还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就持续画了两年。不管是谁小时候总归画过画,我只不过把它换到一个超大的纸上罢了。我从没觉得自己绘画能力很强,不过我有那种一直画下去的冲动吧。

----绘画的确让人心情愉悦。

是的,真的很有趣。我现在在画的是一条河,里头有婴儿在流动,旁边是两只老虎在吃肉,已经画了八个月了。新冠结束厚,我想在东京开展。对艺术很宽容的东京对我来说真的很不错。纽约的话肯定会有人来踢馆的(笑)。

----我很期待。顺便一提,您平时是怎样制作作品的呢?

画画的话大多数时候我是四张一起画,一张一张一点一点推进。慢慢的就会出现已经不能画了的地方,那就说明我画完了。总之我会画到我厌倦为止。做滑板或者服装的话总归有明确的目标,而绘画对我来言则是相对自由的。除此以外,绘画大师画出的无比精密的画作会得到大家的掌声,而我这种草草的粗略地画出来的东西也会得到别人的赞赏,这点我也非常享受。

----您最近画了什么呀?

最近考虑到世界情势,画了不少FA的东西。没怎么画大画布的东西,小画布的话基本上有时间就会画一画。我还想再多画一画,也多画一些油画。新冠之前倒是拿到了不少希腊时代的建筑素材,基本上我还是画天空,树木等等的风景画多一些。毕竟画人造物的时候会有对还原性的要求,而风景画的话没有必要做到极致的完美。

----FA的设计以及视觉设计里也有不少自然景象。这张照片上(instagram上发布的照片)所拍摄的是哪里呢?

那是犹他州Provo Canyon的Bridalveil瀑布。由于疫情原因我受限于帕萨蒂亚已经太久了,实在是有点忍受不了了,好想一下子融入大自然!是我的内心想法。于是我便去了两周。很有趣,我也很享受,拍摄了一些视觉素材,果然大自然最棒了。

----FA的instagram和youtube上发布的内容已经能看出这种愉悦了。与其说是因为疫情而忘记的一些感触,更多的是人生的快乐吧。

谢谢!我也想让大家对生活更积极一些。不过我自己也处于疫情的恐惧之中,有时也会不由自主的流泪。

----果然是这样的。看到了您本月公开的同阿迪达斯合作的新商品的设计也是非常独特,看到之后觉得很有趣。您能给我们讲讲你的两款“experiment1”和“experiment”鞋子吗?

Experiment1的话,是我把年轻时候公开的阿迪达斯鞋子再现出来的设计。我深挖当时的Adventure Line的鞋子模式,成了这次experiment1的原型。

----这次的鞋子也很注重滑板方面呢。

倒是也没有过分考虑滑板了,不过我自己本身就会穿这双鞋去滑滑板,实际上它还蛮适合的。然后,相比experiment1,experiment2使用了霓虹绿和橘色这种奇特的配色环,实物是又浸染了红色的感觉。我本身就想把两款鞋子设计成不同的风格。

----其他产品里甚至还有跆拳道服这种独特的东西,那您个人最喜欢的产品是哪个呢?

整体来说我都很喜欢,不过硬让我选的话,我最喜欢黑色的experiment1吧。还有把阿迪达斯鞋子的带羽毛三条纹用在衣服上的设计我也很喜欢。我个人不太喜欢现代的设计风格,这回的话主要参考的概念就是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开幕式,还有1980年代的吉米克里夫,巴布马力穿阿迪达斯的印象。我听阿迪达斯讲想做跆拳道服的时候,我双眼都圆了,不由得想象巴布马力穿道服的样子。

----我也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笑)最后一个问题,有没有一些你想给喜欢的日本滑板手或者艺术家说的话?

稍等一下……。嗯,GUYS、GIRLS、GAYS、LESBIANS、TRANSGENDERS、让我们大家接受这种多样性,一起让社会进步吧。然后,日本的话也尽快让大麻合法化吧?(笑)现在虽然美国还有很多问题,世界各地其实都已经有慢慢变好的征兆了。所以日本的大家也不要放弃。不管怎么说,思想陈旧的老头子们总会离开的(笑)。

[Information]

Fucking Awesome & adidas collection于日本时间 11月5日在

fuckingawesomestore.com先行发售。

11月6日于DOVER STREET MARKET GINZA开始贩卖

https://fuckingawesomestore.com

https://www.instagram.com/fuckingawesome/?hl=ja